台北城南旧梦

2020-06-23 分类:W生活卡 作者:

「日日城南路,春风听鹧鸪;最佳烟雨景,一幅辋川图。」记者尾崎秀真在《台湾日日新报》以诗作歌颂的台北城南,区域内现有留存的历史建物与博物馆密度为全国第一,更是战后许多诗人、文学家曾于此漫步交流,孜孜不倦创作的魂萦旧梦。随着北市府将目光聚焦在「白昼之夜」活动的北门与台北西区;行政院则专注于启动「大南海文化园区」,区域位置恰好处于上述两者之间的城南,正面临进退失据与都市更新,可能改变街景容貌的寒颤之中。

回顾将万千璀璨「浓缩」于一夜,却耗资近1500万元的「白昼之夜」,文化评论人吴牧青批评「活动只是为西区门户计画妆点门面」,将本来开放的公共场域与公家机关开放时间延后,透过公部门的力量去整合根本轻而易举。而且传统10月份就是艺文展演的旺季,白昼之夜另支经费却连旧有活动的整合都谈不上。台北文资环境守护联盟萧文杰也谈到,市民无法透过白昼之夜认识自己的文化,也无法从中了解到城市发展脉络。所以文资团体自发举办市民场的「白咒之夜」,让民众真正了解古蹟、历史建筑。

然而,上述所遭受的批评,却早已在台北城南被克服。与白昼之夜相去不远的经费,却可在台北城南将博物馆、社区商家与牯岭街书香创意市集串联超过一个月,成就「城南艺事」活动,共同延续在地历史感,让骄傲蔓延。事实上,城南昔日的範围约莫是日人所规划的南门町、龙口町、佐久间町、儿玉町、千岁町、新荣町、古亭町、川端町、马场町、水道町、富田町等,为今日的古亭区、中正区、大安区区块。而作家庄永明曾在<台北老街>提到日人为开发城外,于1901年开闢「城南干道」,战后,这条植物园前的道路就取名为南海路。另据台湾总督府职员录记载,现南门国小的前身为台北城南寻常小学校,亦为城南区域的佐证。

今日城南泛指南海路、重庆南路以及曾旧书摊林立的牯岭街,一路绵延到福州街上的国语日报社,厦门街上洪範尔雅两家文学出版社,最远至同安街还有小说家王文兴故居纪州庵的带状区域。城南辖内重要教育文化馆舍如中华文化总会、历史博物馆、南海书院、台湾艺术教育馆、科学教育馆、教育广播电台、建国中学、二二八国家纪念馆(前为美国新闻处,更前日治时期为台湾教育会馆),以及后来陆续成立或改变空间用途属性的邮政博物馆、杨英风美术馆、牯岭街小剧场、国立台北教育大学所属的南海艺廊、台湾博物馆南门园区等等。

台北城南旧梦

曾于过去两年(2014、2015年)连续举办的「城南艺事」艺术节,据笔者实际踏访城南街区,已成为博物馆与社区商家的共同回忆。其中负责串联馆舍展演合作、社区协力参与以及公部门协调的策展人黄义雄回忆,「城南艺事」希望活动形成一个去中心的网络,再连结至多个子网路。它可能是馆舍单位展览的合作机制、居民与艺术活动的互动关係、观众对城区事件的参与发掘、展演模式的原创性、产生的衍生效益(社会的、经济的)。在北美馆未兴建之前,城南就是发扬台湾美学的重镇,许多知名艺术家、文学家都是在城南扬名,像是1976年在美国新闻处(现二二八国家纪念馆)的「洪通首次个展」,每天吸引数万人参观,造成无比的轰动,不仅美国时代周刊专文报导、瑞士洛桑的原生艺术馆更收藏洪通作品。

台北城南旧梦

的确,城南是早期书香、文学出版、诗人、文学家、艺术家聚集的区域,但记忆是会风乾的叶,如何透过「城南艺事」去召唤集结逐渐脆裂的社区意识与历史记忆?指着邮政博物馆外墙的黄义雄说明,「沟通」就是最好的合纵连横,当时只身与博物馆简报后,邮政博物馆首次无偿提供跨界宣传就是献给「城南艺事」,多方奔走其余博物馆后,甚至获得部分馆舍的经费赞助。另外,城南亦规划了书法店招活动,寻求社区店家的合作共识,在多次游说下,超过100家包括饮食小吃、日用品、邮币社、书店等共同参与,并邀请陈宏勉、欧豪年、张炳煌、何怀硕、黄智阳等书法大师予以配对,为各商店书写临时旗帜店招,同时也获得包含新工处、以及文化局等市府单位的倾力协助。而牯岭街书香创意市集当然不能自外于城南艺事,小野等作家的年少轻狂,依稀仍与民众擦肩。「城南艺事」第一届活动开始后,由台北乐府担任踩街表演主秀,在城南游行宣传;更结合APP和语音感应器的装置,让观众在城区公车亭、街区等不经意转角听见诗人朗诵,藉用阅听科技结合艺术展,以创造不一样的展演型态。第二届更同时在各博物馆户外广场及邻近街区,设置三部奇特的摊车「家庭故事屋」、「名人画报屋」、「时光摄影棚」,传达与社区街道的共生。

台北城南旧梦

意外的是,城南艺事在民众互动上获得好评的故事、画报、摄影棚,亦成为「白昼之夜」活动的借镜再次展出,但固定每年在11月左右举办的城南艺事却面临断炊停办的窘迫。另一方面,儘管行政院启动了「大南海文化园区」计画,计划书的研究範围囊括大部分的城南区域,但细究计画经费与範围可以发现,大南海文化园区仅自重庆南路以南方向直至植物园(透过下图),总经费的九成用于历史博物馆、钦差行台、台银旧宿舍的维修与周边绿化景观整合设计。很显然,已累积凝聚社区意识与自主性的城南,原先应该延续举办让文化认同感扩散(注1),但随着城南艺事的暂歇,城南区域硬生生地被西区门户计画、大南海文化园区计画两股颱风环绕,逐渐失去关注而淹没窒息;区域内亦可见多起都市更新的火苗正同步蔓延(位于二二八国家纪念馆后方的建中眷舍都更案,将兴建23层楼高的国际学人宿舍),城南正面临区域与认同碎裂化的水深火热中,待记忆伴岁月凋零飘落,城南旧梦在未来只怕成为一晌贪欢。

台北城南旧梦

台北城南旧梦

台北城南旧梦

注1:书法店招活动从2014第一届50间社区店家,到第二届超过100家参与,足见文化认同感的扩散与蔓延。另外,由于城南艺事的举办唤起「城南联线」,自2014年年底,纪州庵文学森林与上善人文基金会、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南海艺廊,串联牯岭街小剧场、唐青古物商行、奇异果文创、国语日报、基本书坊、财团法人客家文化基金会、中华文化总会、小兵出版社、微客栈、世纪当代舞团、台北市城南水岸文化协会、可口杂誌等单位成立「城南联线」。希望可以透过活动资讯整合,建立台北城南的具体想像。并以每两个月为单位,与联线成员相互交流,亦发行电子报联合宣传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